当前位置:首页 / 父爱小故事 / 父亲,我是你心中永远的痛

父亲,我是你心中永远的痛

本文发表于2020-8-344人浏览

父亲,我是你心中永远的痛

自我记事时起,就一直没有见过母亲。据说,她是厌倦了小山沟里的穷日子,一个人悄悄地走了,连声招呼也没打。父亲却从没责怪过母亲,他常在酒后感叹:“儿啊,都是我不好,我没钱给你妈治病,她才撇下咱们走的。”

那几年的日子糟透了。家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父亲为了凑齐我们的学费,起早贪黑地到处打零工,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头上的白发越添越多。他长满厚茧的粗糙大手摸一到我的肩上,我有沉重的疼痛感受一波又一波地袭来。

初三毕业那年,我和比我小1岁的弟弟同时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可家里的经济情况只能供一个人继续上学,那意味着我和弟弟必须有一个人辍学。所以当我和弟弟同时把录取通知书拿回家时,父亲只是略微瞟了一眼,脸上没有丝毫的激动。

晚饭过后,父亲把我叫到厨房里,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长长地叹着气。我知道我落选了,从父亲冷漠的表情里,我读到了什么叫做“残酷”。我恨他把我从通向大学的路上推了下来,我心里叫嚣着:为什么那个辍学的人是我而不是弟弟?可我没吭声,也没反抗,纵有反抗也是无力的。我只是流着眼泪,掏出通知书,撕了个粉碎,任那飞舞的碎片在他面前七零八落。我擦了擦眼睛,走回房间,弟弟迎了上来:“哥,我不用了,你一个人去吧,我不读了。”我冷淡的声音令自己也大吃一惊。

弟弟惊讶地说:“哥,不是开玩笑吧,上大学可一直是你的梦想啊。”

弟弟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我轻轻推开。我钻进被窝,把自己罩得严严实实。我再次流泪了,我觉得自己已被父亲遗弃了,我是个没有了爱的孩子,我痛恨我的父亲,痛恨他无情的选择。

第二天,我离开了家,一个人辗转来到了另一个城市。我开始到处捡破烂,饿了,就捡人家丢弃的食物,累了,就蜷着身子在墙角里眯一阵。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手头上稍有些钱了,我便开始进一些报纸在火车站兜售。我被人打过、被人抢过,但我依然不屈不饶地坚持着。

整整三年的时间里,我只回去过两次,默默地把攒的一些钱交到父亲手里,然后转身就走。父亲想留我吃顿饭,但他分明知道,以我的个性对他只徒留恨意,其他什么也留不住。所以我每次回来,他总是默默地跟在后头,吸着低劣的纸烟,剧烈地咳嗽着。然而一切都唤不回我对他的任何依恋。我只是想,多年前,父亲便把我遗弃了,我已经成了一个被抽空血液的躯壳,没有了爱,也没有了灵魂。

我经常会做梦,但结局总是我还沉浸在甜蜜里,就被一把冰凉的眼泪惊醒。其实,我并不嫉妒弟弟,我之所以忍受这么多的苦,就是想让弟弟妹妹都能考上大学,圆我这辈子都无法实现的大学梦。

很快,弟弟被中南大学录取,妹妹也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家里的钱也越发紧巴了。于是,我便到长沙打工。凭我这几年的打工经历,我顺利地找到一个摊位,做起了买卖旧书的生意,利润很大,生意也红火。

一次,我特意去看弟弟,当我在宿舍里找到他时,我哑了,弟弟正在啃着两个馒头,连汤也没有。我眼睛一热,赶紧去买了几份汉堡回来,并在心里默念:弟弟啊,哥一定要让你过得好一点!

在长沙混得久了,朋友也多了起来。不久我放弃了摆旧书摊,和朋友做起了跑运输的业务。由于我们重信誉,生意逐渐扩大。有了钱,不愁温饱了,没有上大学的疼痛却越来越强烈,我对父亲的恨也愈来愈重。那是一种刻骨铭心、撕肝裂肺的痛。

父亲也来看过我一次,他是走着来的,赶了100公里路,找到我们公司,还为我带来了一双棉鞋和一些腊鱼、腊肉。父亲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儿啊但我不等他说完,便冷冷地打断他:“我不需要这些,你以后不用再来看我。”看见父亲滴着眼泪悻悻地走了,我心里涌起一丝莫名的伤感。

弟弟也常来看我,每次我都会拿出一沓钱给他,而他只是从中取一两张,就说够了。每次离开时,他都说:“爸让我转告你,其实他很想你,希望你有空回去。”但我对自己说:在我的字典里,早就没有了“父亲”这个词,永远也不会再有。

六年后,我们的业务越做越大,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建立了连锁,我也有了自己的房和车。而弟弟做了一家外资企业的驻华经理,妹妹也在一所高中学校里教书。听妹妹说:每次过年,父亲都替一我留了一个位置、一副碗筷,然后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说到最后就伤心地哭。

听到这儿,我转过了身,脸上有湿湿的东西在滚一动。

一天,妹妹突然跑来,一脸沉重。我问:“有啥事就说,等会儿我还要去澳门签合同呢。”妹妹说:“爸快不行了,想见你最后一面。”我心里猛地一颤,却还是犹豫。以前的伤痛让我此时不知如何面对他,确切地说,是没有勇气面对并痛悔曾经和他对峙的种种。

妹妹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我也是前几天才听隔壁的四公公说的,其实我和二哥都是父亲领养的,你才是他的亲生儿子啊。我和二哥出生后不久,家乡发了洪水,结果我们的亲生父母被大水冲走了……爸过来救人的时候,在漂流的澡盆里发现了我们我像是被雷电击中一般,整个世界都在我眼前翻转,儿时的记忆一幕幕在我眼前闪过……父亲并没有把我遗弃,自始至终也没有。当面临艰难抉择时,他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别人的孩子!这是多么崇高而浩荡的父爱!而我呢,任凭自己的无知一次又一次地把父亲推向绝望,更把自己推向了爱的悬崖。

我立即取消了去澳门的航程,和妹妹匆匆往家赶。我在心底不停地祷告,祷告上天能多给父亲一点儿时间,好让我能在他宽阔的胸怀里,一诉我的忏悔。可是,终究还是晚了。我赶回的时候,父亲已永远地闭上了他沉重的双眼。

我跪在他冰冷的身旁,一遍又一遍地磕着头,一声又一声地呼唤:爸!爸……儿不孝……你醒醒……儿回来啦……儿来晚了任凭我如何呼唤,父亲不会再醒来。他永远地离开了他眷恋的这个世界,离开了他久久眷恋的亲情,离开了他决绝而迟悟的亲生儿子。

当我终于读懂了父亲,我却不再有福气享受那份隐藏至深的爱,哪怕是见上他老人家最后一面。父亲!儿子是你带着余憾离去的心中永远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