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父爱小故事 / 仇人

仇人

本文发表于2020-8-331人浏览

仇人

魏东要去报一个仇。

魏东刚走出监狱的大门,就咬牙切齿的想去找那个人。

魏东在监狱里呆了整整十年。这十年里,魏东几乎每个夜晚都在喊那个人的名字。魏东喊得喉咙都沙哑了。

十年时间,并没能冲淡魏东对那个人的仇恨,反而越积越累越积越深。

魏东回到了自己以前生活的小城时,已是一大早。

魏东看到了那个自己居住的小区。魏东循着楼梯,一步一步拾级而上,边上楼魏东边思索着什么。魏东想起了母亲,那个当自己入狱时哭得伤心欲绝的母亲。魏东只想轻声告诉母亲,妈,我回来了。伸出要敲门的手突然间却定住了,魏东改变主意了,魏东想先下楼,先去把那个人杀了。

魏东记得,那个人以前最喜欢在这个时间,到附近的公园锻炼。公园里空气好,比较让人感觉舒心。但,这次,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公园锻炼了。魏东想。

在并不很大的公园里找了一圈,却没看见那个人。魏东却发现母亲从自己眼前走过,明明是看见他的,却没和他打招呼。

魏东有些奇怪。忙上前,先在母亲面前打着手势。母亲却还是没看不见他,理都不理他。这一刻,魏东顿时明白了什么,鼻子顷刻间变得酸酸的。魏东对那个人的恨,不自觉又加剧了。要不是那个人把自己送进监狱,母亲能这样吗?!

魏东声音有些颤一抖,喊,妈,我回来了。母亲听到声音,忙把手伸张着,摸索着去触一摸,魏东忙伸手拉住母亲的手,把手放在自己脸上,母亲的手颤颤巍巍着,说,魏东,是你吗?是我儿魏东吗?魏东哽咽了,说,妈,对不起,我对不起你。魏东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母亲轻轻摸着魏东的头,说,儿啊,别哭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哭了半天,魏东问,那个人呢?

母亲却没回答,似乎没听见般,自顾自的问,儿啊,在监狱的生活,都还习惯吗?

魏东苦笑,妈,呆了十年,我不习惯也得习惯啊!

母亲还问了很多魏东在监狱里的事,母亲问一句,魏东回答一句。魏东搀扶着母亲,边走母亲边问,魏东憋在嘴边的那一句,总是来不及说。

等到了家,关上了门。

魏东再也忍不住了。魏东有些愤愤的说,妈,那个人呢?那个把我亲手送进监狱的人呢?!

母亲听着,却没说话。

半天,母亲说,儿啊,告诉妈,你真那么恨那个人吗?!

魏东说,妈,你告诉我那个人在哪儿,我一定要杀了他,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进监狱的。

母亲听完,却不住的摇头。

母亲忽然叹了口气,说,儿啊,其实你不该恨那个人啊。母亲说完,抹了眼角浑浊的泪水,手在屋角的书柜处摸索了一阵。母亲摸出了一张发黄的报纸。

母亲把报纸递给魏东。

魏东满是不解的接过报纸,魏东刚把报纸摊开,就看见一个触目惊心的标题,贵公子恶意杀人,被判死刑。

魏东看那贵公子名字,顿时让他差点瘫倒在地。魏东入狱前,是和那贵公子在一起混的。两个人一起参加了盗窃,本来是都要入狱的,但贵公子家有钱,随便找了个人就给替了。如果魏东没入狱,可能判死刑的也有他的名字。

顿然间,魏东明白了什么。

魏东愣了半天,忽然问母亲,那个人呢?

母亲说,你还要杀他吗?

魏东不吭声了。

母亲说,你扶我进里屋吧。

一进里屋,魏东就看见了那个人,那个人分明在朝着他看,眼睛一眨不眨。

母亲说,其实那个人也不想你入狱的,但你不入狱,只会让你越陷越深。你入狱,你以为那个人不痛苦吗?那个人只希望你出狱后能好好做人……

母亲哽咽了。

魏东的鼻子也酸酸的,眼前分明有些模糊。

畜生,还不跪下!母亲突然斥责道。

朝着挂在墙上的那个人的头像,魏东瞬间跪倒,满是悲怆,喊,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