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故事大全首页 / 儿童故事 / 阿丽斯小姐

阿丽斯小姐

本文发表于2020-12-25 12:06:01最后修改于2022-1-8 22:51:4013,311人浏览

阿丽思小姐》是陈伯吹先生最具代表性的童话力作,也是现代中国儿童文学的经典作品。它向小朋友们讲述了一个聪明能干的小姑娘——阿丽思在昆虫国的种种有趣经历。

一 子孙太太

这一回,阿丽思再也不要她的姊姊一同出来了。

为什么呢 ? 因为,她知道的,如果她的姊姊在她身边,一定又要唠唠叨叨地说了:“湖边上不要去走呀 ! ”“马路上跑不得的 ! ”“当心不要摔跤啦 ! ”“那山上不能去爬的 ! ”……说个没完,说得她耳根边着实有点厌烦。自然,玩起来也不免要受一点拘束,这也不能,那也不能,不能称心如意,白白地把那六天来眼巴巴望到的星期日糟蹋了。

所以,现在阿丽思独个儿一人悄悄地走出来,走过长长的石桥,沿着碧清碧清的小溪,再穿过黑松林,她最喜欢的小山坡就横在她眼前了。

阿丽斯小姐

她想:“要不是姊姊在我身边,这样的好山坡早就爬上过四五次了。现在得赶紧点儿爬,那上面一定有什么奇异的好东西,所以姊姊不让我去呀。哈哈,现在快爬,快爬……

阿丽思快快活活地爬上了山,睁大两只乌黑的眼睛一看,非常失望。这个小山顶,好像一个剃光了头发的和尚的光头,没有花,没有草,没有绿树,没有怪石,甚至于半粒沙子也没有。

“骗人的 ! 为什么那语文教科书上总是这样写着:‘山上有绿毯似的草地,有好看的野花,有遮荫的老树,有奇形怪状的岩石……',而且老师还要叫我们大声一句一句地念,那写书的人,不是在欺骗人吗 ? 哪里有 ! ”

阿丽思有点儿生气了,掏出手帕来揩了揩汗,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若不是她跑得两腿有点儿酸痛,有点儿吃力,一定要撅着嘴,头也不回地跑下山去了,不喜欢这样光秃秃的山头。

她躺了下来。看到高高的青天,笼罩在她上面,觉得很适意,这一来,她的一腔怒气就消了。而且恰巧又吹过一阵风,心里格外凉快、舒畅。不过,这风,却无端地吹起了她一个念头:

—— 啊,风先生,你为什么不带一点儿好消息给我 ?

“你要什么样的消息呢 ? ”

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响着。

这就吓得阿丽思坐了起来,睁大了眼睛,向四周望望,但是什么都没有,于是她只好不高兴地躺了下去,嘴里嘟嘟囔囔地说:

“捣鬼的,偏要叫我不快活 ! ”

“您要怎么样的快活呢 ? ”

一个细小的声音又在响着。

阿丽思听见了又坐起来,但是仍旧看不到什么,她生气了,两只小脚向前一蹬,仍旧躺了下去。但是这一次她心里虽然不高兴,嘴里却没说什么怨言。

“喂,您要什么样的消息 ? 又是怎么样的快活呢 ? ”

一个细小的声音重复地在响着。

阿丽思真的生气了,闭紧了嘴,仰天躺着不说话。

“喂,我们的小姐 ! 您究竟要怎样的快活呢 ? ”

这一声,说得好,当阿丽思生气的时候,只要有人喊她一声 “ 小姐 ! ” ( 南方人对女孩子的尊称;北方人叫姑娘 ) 她就高兴地笑了。所以现在她就坐了起来。但是她立刻又躺下去了,攥紧小拳头敲敲地面说:

“呸。这鬼声音,仍旧什么都没有见 ! ”

“不,有的,阿丽思小姐请勿生气 ! ”

一个细小的声音真的在响着。

一声小姐,叫得阿丽思又心平气和了。但是她打定主意,决不再理睬这鬼声音了。

“阿丽思小姐请勿生气 !—— 有的。 ”

这个细小的声音再三响着。

哦,这真叫阿丽思够受了,她不耐烦地厉声骂道: “ 讨厌 —— ”

“哈哈 ! 哈哈 ! 哈哈 ! 哈哈 ! ……”

阿丽思这一下真听够了,急忙右手按住了乱跳的心,左手撑起了身体斜坐起来,一眼望见四只灰黑色的小东西,探头探脑地望着阿丽思。

阿丽思不认得他们。

“我们的小姐,再会吧 ! ”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了这一句,便一口气地窜到山下去了。

阿丽思心里懊悔了, “ 看不出他们倒很有礼貌,刚才不该骂他们 ‘ 讨厌 ' ,现在骂走了他们,怎么办 ? 我好寂寞呀 ! ”

“喂,我的孩子们,快回来,不要胡闹了,阿丽思小姐要睡觉呢。 ”

阿丽思又听得这个稍大点儿的声音,不由得低下头去望望,看见山坡上有一只灰色的大东西,手很短,脚很长。那四只小东西冲到她身旁,陡的一下子跳进她那肚皮下的口袋里。这个,阿丽思从来还没有看见过,心里多纳罕啊。

“小姐,打扰您了,真对不起 ! ”

那只大东西鞠了一个躬,带着四只小东西要走了。

现在阿丽思很高兴了,因为她已经听了许多声 “ 小姐 ” , “ 小姐 ” ,以及许多道歉的话了,这就够了,右手招了招 ( 现在她的心不跳了,想叫她上来 ) ,吐出她那清脆美丽的声音。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请上来谈谈。 ”

那大东西倒也不客气,三步并作两步地一蹦一跳就到了山顶。

“哈罗 ( 喂的意思 ) ,小姐,您认得我吗 ? ”

这一问,倒是一个难题,阿丽思想: “ 她比长着络腮胡髭的张老师还厉害呢,他上次出的月考题目并没有这么难 ! ”

“我,我,我不认得你。 ”

阿丽思小脸蛋儿红了。

“不认得 ? ”

那大东西好笑了,四个小东西住在她肚皮下的口袋里也好笑了。

哈哈 ! 哈哈 ! 哈哈 ! 哈哈 ! 哈哈 ! …

阿丽思给他们一笑,面孔更红,便竭力地想,要想她出来,记得第几册的教科书上讲起过她的,也画出了她的图像来,就是当时学习不认真,现在一时想不起来。真倒霉 ! 她用小拳头敲敲自己的脑袋,想敲出她的名字来。

“哎 !—— 我不用功啊 ! ”

阿丽思大声叫出来。这一叫,吓得她的那位陌生朋友站不住腿,一直滚到了山脚下。

但是阿丽思急急忙忙地说: “ 来,来,不要怕。我想出你的名字来了。你上来,我告诉你。 ”

那大东西又跳了上来,望着阿丽思通红的脸,等待着她说。

“你的名字叫啊 —— 叫啊 —— 叫 ‘ 子孙太太 ' ,是不是 ? ”

“哈哈,错了,不对,我的名字不叫子孙太太。 ”

“好了,你不要说谎,我祖母看见人家带了四五个小孩子的,总要叫她一声 ‘ 子孙太太 '! 她年纪这般大了,难道也会有说错的话吗 ? ”

“哈哈,哈哈, ……”

她还是大声地笑,尽是来回地摇头,像个货郎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关于陈伯吹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