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后感大全 / 《西塘廊棚》读后感3000字

《西塘廊棚》读后感3000字

本文发表于2021-5-115人浏览

《西塘廊棚》读后感3000字:

读了厉雄的新诗《西塘廊棚》系列,深为感动。这是一组精神疗伤的牧歌,又是一组安慰了无数思乡者魂灵的牧歌。常言道:人不离乡是福人,人离乡贱,物离乡贵。游子啊!游子,你何时返来啊?

中国人自古以来慎终追远。一代代的人在西塘廊棚近一千三百多里的区域生存繁衍,由先民时代直至文明开化时代,再由文明开化时代直至民国现代。在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上,发生了这样那样的故事。此诗充满汗味、浓浓的酒味、泪水的苦涩味,一代代诞生,一代代悲伤,一代代离开这片土地,分散了,消失了,有的仅在梦中萦绕着家乡炊烟的气息以及浓浓的乡愁。

乌棚船犹如一条大白鱼,在月光下快速地前行,两岸清新的气味,蚕豆弥漫出来的香味,只有身历其境者才能体验那种水乡特有的灵气和人性的静美,这是周树人在《社戏》中描写的浙江水乡的意境。浙江

的山水之美,风土人情充满文化气息,不仅仅是玄学家们所宣扬的风水好的问题,而且有经济富裕、文化繁荣的氛围原因。一代代的文人,远的不讲,周树人、周作人、郁达夫、徐志摩、查良鏞、余秋雨……多不胜数,厉雄的出场决非偶然。

厉雄的诗文采富丽,意趣空灵。此詩是他的乡土怀旧诗,必然充满乡土味,初看令我想起了高行健的《灵山》。厉雄不同他的兄弟戴宇,后者刻意塑造苍白的意境,然后发出精神的独白,带有前卫的呐喊式的意味。厉雄较为生活化,但文字更为绮丽,更贴近现实,更接地气,带有文化寻根的意味,又象江湖说书人的直白,创作了慰藉灵魂的诗歌文化。厉雄这一文化现象,目前尚难从文学史、新诗的角度作出定位,但他的诗的确有品位、有条件在将来作出这一论述。

厉雄是诗人,他的责任在于写出好诗,他不是写地方方志,也不是写民俗史。如果因为此诗写得好,而增加了当地的旅游效益,倒是厉雄所未料到的事。诗言心志,新诗用优美凝炼的文字道出哲思,不需要工整,不需要格律。此诗整篇气韵流动,活灵活现,可媲美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当然后者太殿堂式,已经固定在新诗史上,仿如蒸馏水一样清纯,而厉雄的诗却有浓浓的酒味、乡土味。文化寻根要有地方色彩,比如莫言的《红高粱》,遍野的红高粱多么壮烈,这就是地方色彩。我个人喜欢接近农村,接近农民,可能我在农村长大有关。水乡长大的孩子,充满天真灵活的气息,或许这正是来自浙江丽水的诗人厉雄所特有的禀赋天分。山水养育了人,人又描写山水,写得好不好,有一个标准,我国老作家徐森林先生讲过,你的文章描写一个地方,要让没有去过的人想去,而在那儿生活的人又肯定你写的是对的,就是你所写的那样,人们去了不想走,真地与作者讲的一样美,这样的文章才算成功。读了厉雄的诗,你会映证徐老先生的那句话,厉雄的《西塘廊棚》系列的確好。

厉雄的诗,是不能久读的,你入了他的套子,就着了魔而无法走出来,我要保持独立的思考和冷静的头脑,我不能为他所左右。此组诗令人浮想连篇,令我想起了我的故乡,扬州瓜洲一带的水乡,我的祖辈在那儿生活过。中国人敬重水土之情,乐观敬天之意,永远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由厉雄的诗,引发了我的一个念头,我也想写一写我的故乡,让人们象喜欢西塘廊棚一样,喜欢上我的家乡。

泥土的气息,水草的气味,混浊的水,淤泥的土腥味,鱼虾的腥味,光着屁股游水的小孩,爬上树枝掏鸟蛋,然后不小心跌落水中……厉雄一定看过这些场面。一代代的血泪、汗水、悲凉,不舍而又无奈,游子离乡时转身的回顾……诗写的是人生,作者不可能凭空想象出来。文学源于生活,由生活中来,再到生活中去,提炼于生活,超越于生活。新诗中的哲思,令读者有了想象的空间和余地。徐志摩的诗固然殿堂式,但已固定在一个历史烟云的定格上,而厉雄的诗,有生机有活力,犹如鲜活的、跳跃的火焰,而且正在成长中,还有大部分新的空间等待他去发掘。

诗如人生,人生如诗。此组精神流荡的牧歌,感召了一个个的游子,累了,醉了,睡了,哭了,奋起了,倒下了,沉沦过,振作过……一个个在人生命运的大舞台上,一不小心就被拋了出去。西塘廊棚一千多里的水土,孕育了水鸟、植被和人类,这是一个类似桃花源的精神乐园。读后感www.gushidaquan.com.cn人性的自由,性灵的回归,导致乡土派的再次抬头,这是新时代的必然产物。如今的成功人士在商场打滚之后,反而追求朴实的山村水寨生活,享受恬然自适。而人到中年在社会跋涉之后,回望过去,过去的生活是穷,但实实在在,人情是真的。中国农民的笑是憨厚的,是真诚的,中国人是诚实好客的。我们国人尤其农民的骨子里是有仁爱谦厚的种子,所以乡土意识的抬头,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大批城市人回归农庄水路,在精神长久空虚落寞之余重回田园,寻找失落的自我,寻找失落的回忆,寻找失去了的温情,厉雄的诗应运而生。

厉雄一口气写了五首西塘的诗,完全是长久思考、精神酝酿下的产物,不是凭空臆造出来的,是个人生活的提炼,长久思乡的结果。西塘廊棚已成了厉雄的精神休憩所,那里的水土花香、杂树杂草、鸟鸣波光……永久的美,永久的梦幻,永久的不凡……当游子回乡时,是一眶兴奋的眼泪,而离乡时,又是愁苦的眼泪!人啊人!怎么越活越辛苦呢?生命就犹如链条,一节一节向前,所以中国人寻根是对的,落叶归根,去寻你的祖辈生活过的地方,发掘他们的往事,人的精神才有一个立足点,西方人却没有这一习惯

厉雄犹如一个江湖说书人,道出了人世的精神困苦、人性的悲凉、人性中的善良、人生的际遇,他感动了别人,也感动了自己。火辣辣的热泪,火辣辣的伤痛!虽然厉雄的诗有几大板块,我反而喜欢他在乡愁方面发扬光大。诗歌乃至戏剧,是要感动人心的。你看看乡下的老太太们、大婶们,一看到古裝戏,个个掉眼泪,为什么?这就是共鸣,这就是感动,她们由戏剧角色的苦乐伤痛,引申到自己的人生苦楚,落下同情的眼泪,她们感动了,触景生情了,这就是艺术的功用。谁说中国农民们没有文化?地方戏剧就是一个载体,将中华历代的忠孝双全、保家卫国、建功立业、妻贤子孝、大团圆等等民间智慧,一代代地传扬下去。厉雄在诗中提到了社戏,大致属于这一类型。

话又说回来,我们的诗人不是民俗考察家,但厉雄诗歌内容却偏重于乡土式的考察,偏重于精神上的治疗与慰藉。看地方戏剧就是疗伤,一代代妈妈们看完戏,哭过了,红着眼睛走出戏院,又回到了人生舞台上,继续苦干,我们的农民就是这样一代代繁衍下来的。我要感谢厉雄的创作,他再次向祖祖辈辈的先民们致敬,同时发扬了风景宜人、山光水色的西塘廊棚里面所蕴含的文化光环与文化因子,尤其是那种气韵流动、氤氲水气弥漫的情景,令人久久难忘。士农工商,在这片土地上存在过,欺诈过,讲过道理,争吵过,打过架,做过善事,婚丧嫁娶,红白喜事,厉雄一下子全部端了出来。

我评厉雄,实质上也是个人思想的再创造。厉雄这一文化现象特別有趣。一个穿西装、喝红酒的文化人,原来天天思念的却是故乡。来自江浙乡村而又站在世界大都会的文化论坛上的我们,当然需耍改造创新,但我们的根依然在故土。我的家乡方圆几十里的芦苇塘就是我的精神乐园,诚如厉雄的西塘廊棚一样,魂牵梦萦,所以感受极深,写出来的文字也就亲切感人。

江浙出文人,当然与风水有关,更是经济发达的产物,基本生活条件富足了,人就要精神慰藉,比如诗词歌赋、电影电视、地方戏曲、新诗……人总是需要一点安慰与娱乐的。这是文学、诗歌等艺术的基本功用。殿堂式的诗人成了样板了,而乡土式的文人,充满酒味、汗味的鲜活的文人创作,还不停向前,如果发挥到极致,诚如莫言的《红高粱》一样的话,也一样可以成为殿堂式的经典。厉雄象一只小豹子,迎着阳光,在精神的草原上,不停向前……文/蒋新生(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