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后感大全 / 读《边城》有感1000字

读《边城》有感1000字

本文发表于2021-11-1 22:02:2920人浏览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读《边城》有感1000字:

湘西茶峒,绕山岨流。远处黛山裹挟着烈日,脚下流水推动着岁月。小城青山绿水养育一方人,那里的村民和村一样干干净净。见证百年铁马金戈与刀光剑影的要冲,硝烟不见,只留下故事藏在风里。

沈从文先生寥寥数笔便将净土勾画出来,酿成了市井中的桃花源。于重葩叠萼中开卷,一个生长于山水之间美而不自知、俨如小兽物的少女翠翠,带着她的小黄狗,与相依为命的爷爷款款走来。

故事要从两年前的端午说起,华灯下的赛舟会上,翠翠邂逅了二老傩送,开了情窦。尔后,傩送与兄长天保都相中了这个颇有灵气的女孩子。湘西少数民族的求爱方式是唱歌,傩送一曲俘获芳心,而天保心知肚明翠翠心之所向,于是知趣远走,却意外溺亡,傩送认为哥哥的死亡与己有关,撇下翠翠去了远方。一夜间,老船夫带着对翠翠婚事的牵挂也去了天堂。

傩送恰如摆渡人,游不出翠翠,也渡不出自己。沈老花了那么多笔墨把人物写得真善美,故事却在悲剧中落幕。爷爷死了,天保死了,傩送出走了,留下翠翠一人守望。

俗话说“少不读鲁迅”,我想,沈老亦然。初读《边城》时我还在上初中,只觉得边城令我遐想,故事也有种雾里看花的朦胧感。粗看,它诚然是美的。再看,这种“美”与现实的“苦”大相径庭。所有故事都不能撇下创作背景来谈,沈老田园牧歌般的笔触,许是对现实的无声较量。

回溯二十世纪初,日寇侵略,家国动荡,民族危机的阴翳笼罩华夏大地,久久不能退散。鲁迅的一杆笔荡起千层浪,针砭封建礼教与“吃人”兽性,激出辛辣的幽默,刺破了民国蒙昧的长空。然而,这样的风气下,沈老娓娓道来了茶峒柔软而澄澈的故事。鲁迅与沈从文,一刚一柔,如火又似水,现实的水深火热,恰需文人们用自己的方式来呈现,为世人拨云见日。

一本《边城》读罢,不禁掩卷深思。那里的人们善良而淳朴,那时的爱情很简单、一首歌就可以定下终身,这让如今多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们”、“浪漫主义们”沉默。鲁迅说“真正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打碎给人看。”读后感·在边城中,沈老打碎了也不休止,翠翠不仅成为了故事中的人,也成了我们。她守望的傩送也不单单是傩送了——而是我们希翼的人性之美。

那年的故事飘零兜转、在山高水长间翻卷了几圈,最后重新被山河江湖兜住了,飘洒在千川万径、晨风暮霭之间。“到了冬天,那个圯坍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可是那个在月下歌唱,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轻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天上飘着细雨,脚下芳草离离。云山苍苍,江水泱泱。那天我做了一个梦。在我的梦里,我独身踏进小河,在其中漂流,粼粼波光闪烁到梦里。忽地大浪来了,一下将我推向云霄。未几,流到浅滩,耳畔好像有人低语。溯洄丛中,静静流淌的哪是水,分明是心上人的歌。河水流去,他也离去。

从此,他在水上泛舟,我在梦里听歌。不知怎的,我再也找不到来路了。远山眉烟又袅袅升起,那晚的歌声还在我耳畔,那个人还会回来吗?“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金山中学高三3班 徐思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