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后感大全 / 《旧制度与大革命》之我见读后感2000字

《旧制度与大革命》之我见读后感2000字

本文发表于2021-4-1523人浏览

《旧制度与大革命》之我见读后感2000字:

《旧制度与大革命》是一部关于法国大革命的经典著述。这不是一部法国大革命史,而是一部研究大革命背后的政治制度变化和影响的著作。其研究视角独特,具有重要的价值。同时我们应当注意到的是与主流史学家阶段划分做法不同,他把从1789起至1849年拿破仑政变为止的六十年视作一个整体,统称为法国大革命时期。

作者运用史学的档案资料研究分析法,社会学的阶级分析方法等主要探讨了如下内容:一、貌似繁荣昌盛的法国封建王朝,如何堕落衰败,如何不得人心,二、追求民主自由、民主、平等的法国大革命,何以背离革命初衷,何以造成社会动荡。三、旨在摧毁一切旧制度的新政权,为何不久会重现旧政权的不少法律制度,治国精神,习惯做法乃至思维模式。

书中的内容含量极大,也比较艰涩难懂,要面面俱到也不可能,仅能从几个方面或者寻章摘句表达我的读后感想。

书中关于改革有两章进行论述,法国政府在法国大革命前不断地减轻人民的负担,反而是人民变得更加的敏感,解除掉一丁点负担之后便要求解除的更多,不达到要求便会引起人民的不满,而且有时候改革效果会适得其反,例如从法国行政改革来说政府下属各级行政机构完全被推翻,更新所有的行为准则,动摇每个人的地位,打乱了每个人习惯,使国家陷入了混乱。这就引起了我们的思考我们是否要改革。托克维尔提出了经典的观点“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往往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当时的法国政府与社会无疑是“坏政府”和“坏社会”,当时社会阶层分裂,吏治腐败,司法不独立等重重弊端;农村问题严重,农村人口大量流出,农村无人过问,底层社会过着极度贫困的生活,矛盾重重。令我感到惊叹的是,遭受到革命威胁最大的特权者,恰恰是走在革命最前面,开辟并拓宽革命道路的人,反而是激发人民的愤怒,引发革命。

法国大革命的爆发的表层原因是政府的改革,但深层的原因在于社会的种种弊端已经让政府病入膏肓,积重难返,被推翻是迟早的时只是改革加速了其灭亡罢了。但是对于一个蓬勃发展,具有生命力的社会来说,改革也是社会进步的必然途径,正如邓小平所说“不改革也是死路一条”。对于如何改革这也值得思考,正如托克维书中所述“大革命,是痉挛式地,直接了当、毫无征兆地、无所顾忌地、突然迸发地,完成了需要经过点点滴滴地长期才能完成的事业。这就是大革命的功绩”这说明大革命虽有一定的历史功绩,但手段太过激进,摧毁了一切旧的东西,想在废墟上建立起一座崭新,与过去毫无关联的王国,很明显这是失败的。的确法国大革命是受到启蒙思想家的启蒙,并狂热的追逐构建的理想王国,但是社会基础决定了法国的宪政之路,而不是启蒙思想家的理论设计和政治激情。事实证明,按照启蒙思想家的理论设计所行进的革命结果是恐怖革命,革命者被革命,宪法所承诺的人权在革命的暴风骤雨面前荡然无存。

改革是一项艰难,具有风险的道路,每一项改革尊重社会的实际情况,不可抛弃社会基础,去追求最终的理想社会,这样反而再摧毁一切旧制度之后导致社会的大混乱,使人们不得不在恢复旧制度维持社会基本运转,导致社会的倒退,改革如何改,进度如何,力度如何都是需要全社会引起关注。读后感www.gushidaquan.com.cn就像我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央提出“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口号,搞起人民公社和人民公社运动,结果使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等错误思想大肆泛滥,工农业生产遭到极大破坏,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人民的生活变得困难。改革不易,要尊重客观规律,切忌急进,为了纯粹的理想而不顾客观实际。

文章中还有一点是书中对于贵族的作用的论述与我印象中的贵族形象不符合,我一直认为贵族阶层只是和皇权一起压榨人民,贵族的没落,可以削弱专制,使人民获得更大的自由。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法国实现完全的中央集权之前,贵族制曾维持了很多年。大革命爆发前夕,法国的中央集权已经达到了一种很高的程度,各种在贵族制下分散的权力已全部被中央政权吞没,严格来说,是被巴黎所吞没。贵族作为一个连接上层统治者与下层被统治者的中间势力,被迫退出了政治舞台。能够制约中央集权的力量,也随之消失。从此,“人们相互之间再没有种姓、阶级、行会、家庭的任何联系”,再没有任何新的中间组织或阶层能够兴起,以代替贵族势力退出后留下的空档。在考察了大革命前的集权专制与大革命后的集权专制之后,托克维尔失望地感叹道:“长期以来一直最难摆脱专制政府的社会,恰恰正是那些贵族制已不存在和不能再存在下去的社会。”

托克维尔所谓的“贵族制”,其实是“中间势力”的代名词。没有了中间势力,民众就陷入了原子化状态,迫使每个具体的民众独自去面对强大的专制国家机器。个体的原子化的最终结局,就是政治生活从民众当中完全消失——单体的民众无力对抗庞大的国家机器,最终必然选择远离政治生活。其后果,托克维尔也说得非常清晰:“法国是很久很久以来政治生活完全消失的欧洲国家之一。在法国,个人完全丧失了处理事务的能力、审时度势的习惯和人民运动的经验,而且几乎丧失了人民这一概念,因此,很容易想象全体法国人怎么会一下子就落入一场他们根本看不见的可怕的革命,而那些受到革命最大威胁的人却走在最前列,开辟和扩展通向革命的道路。”

大革命由完全没有政治生活经验的各种人群引发并掌控,其结局可想而知。最让托克维尔难以接受的,是革命的引导者是一群毫无现实政治生活经验的“哲学家”,而之所以会由“哲学家”来引导革命,而不是由社会活动家来引导革命,其原因也恰恰在于中央集权的法国,没有中间势力,产生不了社会活动家。作者:马铃薯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