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后感大全 / 《显微镜下的大明》读后感2000字

《显微镜下的大明》读后感2000字

本文发表于2021-10-14 13:12:458人浏览

读马伯庸老师的《显微镜下的大明》的节选文章《徽州丝绢案始末》颇有感触,庙堂之上,一项不公平的税收政策,在诸多利益集团的博弈下悄然暗变。当时官场和民间的各种潜规则,人心百态、利益相纠、勾心斗角,明朝有血有肉故事和当代环境难民遭遇相比,令人警醒。

大明分为十三个承宣布政使司,一南一北两个直隶,南直隶下辖徽州府,也是人杰地灵、英才辈出、文化繁盛之乡。徽州一共统辖六县:歙、黟、休宁、婺源、祁门、绩溪。歙县最大,同时它还是附郭县-徽州府治设在县内,和歙县县衙同城办公。

府县同城,府一级文书档案存放在县城的阁架之上,以便随时调取勘合。关于税粮户籍的案牍十分重要,关于一县之兴衰,全是枯燥的数字罗列,长年被束之高阁,无人问津。

隆庆三年(1569年)一个隶属于徽州府境内的新安卫,祖藉江夏的军户帅嘉谟对这些档案产生浓厚的兴趣。

二位环境难民的遭遇

四川会理县,2003年获得全国农村科技致富的女能手,也被凉山州评为“双学双比”优秀人物尹德会女士。1998年,尹德会从新民水库管理站那里,租了一片山地,山地土地贫瘠,拉土覆盖,种下石榴开始了自己致富伟大的中国梦之路。

陕西石泉县教师李思侠,善于学习,当年是石泉县双喜村第一个大学生,后来随她父亲来到长庆油田,自学成才,考取工程师,李思侠对生养她的双喜村也有着深深的爱,二家石料场给当地环境和生活带来了噩梦般的影响。文不识丁的百姓找到了她,李思侠带领百姓也开始了漫长的环境维权之路。

学霸的信心

学霸帅嘉谟仕途无望,微薄的工资也没有阻止他对数学的追求,一天不解数学题,他神经质般的歌喉放声在荒野中。苦恼没有持续多久,终于发现一个巨大的题库-歙县架阁库。

徽州历年税粮帐册都存放在库房里,徽州又是纳税大户,帐册涉及大量加减折算、书算钱粮,绝佳的解数应用题,磨炼好技能,以后升官加爵也有了基础。帅嘉谟仿佛进入浩瀚的题海,全身心的投入枯燥的解题中。

环境难民也是既得利益人拦路石

四川会理县的尹德会也一直在努力,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饱满果实的石榴树在满山遍野的山野中开技散叶,石榴丰收时,尹德会的幸福生活也会来到。突然她发现石榴园边出现一家选冶厂。更有意思的是通攀选冶厂是会理县人民法院主动引进的。

面对炸山毁林、无序开采的石料厂,陕西石泉县的李思侠心里也痛恨无德企业对家乡环境的污染,她本来有着惬意的生活,二胡、毛笔字、太极健身透露着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徽州歙县帅嘉谟每天兴高采烈的做着数学题,解题解题越解越专、越兴奋。做着做着,帅学霸感觉哪里不对劲。疑点来了,徽州府每年向南京承运库缴纳的税粮中,除正税外,还有一笔叫作“人丁丝绢”,必须实物缴纳,数额巨大,每年要缴8780匹生绢。

帅学霸在查徽州府下辖六县分帐,其它五县没有“人丁丝绢”这一笔支出。8780匹生绢是有歙县单独负担。帅嘉谟很是吃惊,为了不会犯错,他又查了《大明会典》,类似《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大明会典》里提及只有徽州府承担“人丁丝绢”,并无任何字样表明有歙县单独承担。

六县均摊,这么只压在歙县身上,这是关于歙县民生,这不可糊涂下去,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帅嘉谟看到眼前出现的难题,不惊反喜,每天吃着小鱼煎饼继续深挖。

污染举报有风险,环境难民应该三思而后行。

四川会理县尹德会开始漫长十多年环境维权中,很辛苦的奋斗,幸福却没有来到。石榴园被污染,通攀选冶厂,她四处奔波举报,结果反而被会理县公安、法院的人以各种理由强制关押,断的几天,长的几十天,当地政府没有任何手续,玩的就是任性。个人也被勾兑好多莫须有的债务,为了债务,开始做生意还债务,2020年尹德会很有希望能还清债务,凉山州会理县法院又一次把她拘留了,2020年1月20日-2月4日止。“疫情”还在,在看守所里或许能安静些。

尹德会为什么不明白通攀选冶厂是会理县人民法院引进的?通过环境维权,也让我们认识这个坚强、善良的女士。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春天会不会远,尹德会估计也不知道春天什么时候能来到。

陕西石泉县的李思侠也没有春天,2018年9月17日她被石泉城郊派出所以“寻衅滋事罪”抓捕,和另外二个环境维权百姓定性为“恶势力犯罪团伙”。至2020年1月29日,500天的牢狱生活,让她苦不堪言。

学霸生活还要继续

徽州歙县学霸帅嘉谟依旧生活虎,觉得“人丁丝绢”的数学题太有兴趣了,越解越解渴,天大冤事在现,8780匹生绢这比钱有六县共同承担的,不知何故,变成歙县独自承担。自隆庆三年,而且这别钱交了两百多年。

帅嘉谟整理材料,信心满满,当然信心来自歙县的官员、乡绅和百姓资金和物质的支持。举报之路非常精彩,歙县要和其它五县进行博弈。徽州府、南京户部和大明朝廷各级下压,丝绢之争也是利益之争。

帅嘉谟不去找徽州府讨公道,反而越级信访去向二院举报,理由很简单,他的举报在当地得不到支持。(明朝如果越级上访,会得到惩罚。如果在当地举报,也会得罪政府相关利益人。)

一波三折,面对巨大压力,帅嘉谟屡战屡败,但是他面对恐惧,没有退却。频繁的越级上访,他在归途中,差一点上了奈何桥。他也怕了,携带家人逃会老家湖广江夏县避祸。(当地信息也不对称,学霸要在当代社会,那就会被寻衅滋事罪冠名。)作者:范成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