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后感大全 / 《台北人》读后感2000字

《台北人》读后感2000字

本文发表于2021-6-1122人浏览

从繁华走向幻灭!

伤春之落花,悲秋之木叶,惜美人之迟暮,叹人生之无常,对生命从繁华走向幻灭的感慨和哀伤,是中国文学最常表现的主题。这个主题经过诗人骚客两千年来的歌咏吟唱,终于在曹雪芹笔下演绎成了山奔海立的千古绝唱《红楼梦》。贾府繁华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写不尽那泼天的荣华富贵。到后来大厦倾,猢狲散,落了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可惜续书者不忍心看见贾家的幻灭,硬要说它将来“兰桂齐芳,家道复初”,这就违背了原著的精神。

这种从繁华走向幻灭的感觉,只要我们走进大自然的春夏秋冬,看那枝繁叶茂、鸟语花香的热闹景象渐渐变成了另外一幅凄清的画,木落千山、白雪飘零,每个人都会感受到生命的萧瑟苍凉。其实大自然的景象是一种循环轮回,它既从繁华走向幻灭,也从幻灭走向繁华。但我们个体的生命体验却是单向度不可逆的,年轻时有灵活矫健的肢体,有飞扬轻狂的青春,有热血有激情有才华,有使不尽用不完的无穷精力,慢慢地我们会衰老,会木讷迟钝,会疾病缠身,变得孤僻寂寞虚弱无助。不借助外在影响,每个人展开自己的人生历程,也能体会到生命由盛转衰,由强转弱,温热的血慢慢凉下去的感觉。佛祖乔达摩正是因为看到人类无法从生老病死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才决定出家修行的。一个人如果又遇上家庭的变故,轻的如鲁迅那样“由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重的如古代有权有势的官宦人家突遭变故,被囚禁被抄家男丁流放女眷没官,那种遭遇的悲惨沉痛,日夜噬心,说都说不出来,诉也没处可诉。更有不幸遇上国家倾覆、政权败亡、兵连祸结的动荡年代,又有谁免得了背井离乡、举家逃难、沦落异域的凄惶命运呢?这样的时代大变故中又有多少跌落破碎的命运、无处安放的心灵、怀旧与乡愁、思念成疾呀。

白先勇先生是当代接续“从繁华走向幻灭”这个中国文学第一主题的最好人选。他出生于1937年,他的父亲白崇禧将军是桂系军阀的二号人物,国民政府的高级官员,1949年败逃台湾。白先勇先生的出身经历,以及他对《红楼梦》《牡丹亭》的喜爱,对佛教的信仰,使他于1971年结集出版的短篇小说集《台北人》深深地染上了哀婉悲凉的气氛,那种气氛就像烟花消散后渐渐冷却的空气,还带着点燃烧时的余温,氤氲缭绕在整部小说的字里行间。我们读小说,最重要的就是感受这种为每部小说所特有的气氛或者情调。它渗透在小说的方方面面,浸泡着小说的主题、人物和故事,就像秋夜的树林子里,空气中弥漫着寒雾,每一片叶子上都敷结着冷霜。

《台北人》里的主人公都是些中老年人,他们的青年时代都是在大陆度过的,无论是《永远的尹雪艳》里在上海百乐门做舞女的尹雪艳,《冬夜》里在北京参加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的余嶔磊,还是《花桥荣记》里在桂林和罗姑娘订了亲的卢先生,都被时代的狂风从树上吹落,卷到了台湾这座孤岛上,他们的人生从此断成了两截。正如方方在日记里写的:“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更何况那是一个乱云飞渡、尘土飞扬的时代。

从青年到中老年的人世沧桑,从大陆到台湾的漂泊无依,还有时代的大山,把他们中的很多人都给压垮了。《岁除》里的赖鸣升到老部下家里来吃年夜饭,在酒精的刺激下,靠吹嘘年轻时的风流事和台儿庄战役来得到自尊的满足。《满天里亮晶晶的星星》里的朱焰,是三十年代上海明星公司的红星,但他的精神跟着他栽培和喜爱的演员姜青一起在大陆死掉了。到台湾后,他日渐不堪,最后发展到爷爷辈的人竟和瘸腿的小幺儿在公园林子里鬼混的地步。这都是些活得不如意、不痛快、借酒浇愁、用酒精麻醉自己的人,更有些陷在过去的感情中不能自拔的人,一旦精神支柱倒了,就颓废崩溃,最终死在异乡,凄惨收场。像《那片血一般红的杜鹃花》里的王雄,憨厚木讷,给有钱人家做男工,心里牵挂着湖南湘阴老家童养媳小妹仔,把这份感情寄托在小主人丽儿身上,却被鄙视厌弃,最后淹死在大海里。《花桥荣记》里的卢先生被表哥骗了辛辛苦苦积攒了十五年的积蓄,知道此生与罗小姐相聚无望,他的精神崩坍了,竟与凶狠放荡的洗衣婆阿春搅和到了一起,最后孤零零地死在出租房里。除了个人的死,还有家庭败落的,如《思旧赋》里的李家,南京清凉山公馆的花园里有许多牡丹,到台湾后,住在破旧败落的老宅里,夫人死了,家里的两个仆人卷了一箱玉器跑了,小姐做了小三,跟家里断了关系,少爷留洋回来变了傻子,长官闹着要到庙里做和尚,这一家子真是很凄凉的感觉。

十四个短篇,只有《一把青》里的朱青和《永远的尹雪艳》里的尹雪艳算是异数。朱青新婚不久,丈夫就死在前线了,她悲痛欲绝,也算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到台湾后,她完全变了个人,由过去的痴情女子变成了爱吃“童子鸡”的妇人。她不再动情,来往两年多的男友小顾出事死了,竟然一点不难过,就像吹过一阵微风,树叶摇摆了一下,照旧笑着搓麻将,照旧哼那首《东山一把青》。而尹雪艳更简直像是一个冷艳无情的幽灵,不知是生来就如此心肠,还是交际场上历练多了,她八面玲珑,最擅长逢场作戏,周旋应付各路男人,利用自己的美貌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借助男人的权势和财富满足自己的欲望,她这样做不会有任何道德上的牵绊和心理上的愧疚。所她活得最滋润最潇洒最快活最长久,活成了总也不老的永远的尹雪艳。在这个世界上,付出感情的人也是容易受伤的人。现在很多年轻人学乖了,信奉尹雪艳的男女交往之道,经常嚷嚷着,“动什么都不要动感情。”“谁动感情谁就输了。”“做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台北人》里面的人物关系和故事情节都比较简单,像其中的《秋思》只是写华夫人打麻将前的梳妆打扮,都谈不上有什么情节。小说中也有些象征主义、意识流等写作技巧的运用。但作者的匠心不在表现手法的推陈出新,也不在故事情节的扑朔迷离,他苦心孤诣要表现的是生命“从繁华走向幻灭”的悲哀凄凉。他用诗化的语言来营造诗的气氛,诗的情调。这种气氛和情调既来源于他的生命,是他自己的人生体验,也来源于古典文学,是他长期浸淫于中国古典文学获得的情感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