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后感大全 / 《小鹿斑比》读后感1000字

《小鹿斑比》读后感1000字

本文发表于2021-6-221人浏览

《小鹿斑比》读后感1000字!

作者:蔓荒君

一、明灭可见的老鹿王

狮子辛巴和小鹿宾波是陪伴我幼年的两个很熟悉的好朋友。除宾波这只小鹿之外,还有斑比的故事一直从遥久的记忆深处被挖掘、被显征出来。

书中费利克斯·萨尔腾根据斑比的成长时间,将整个故事设置成幼年时、少年时与青年时的,这几个时间段是故事中的明线,而老鹿王的情节安排则是书中的隐线。换句话说,老鹿王其实就是斑比老年时的真实预设。

故事中的斑比一直在寻找老鹿王,敬畏他、模仿他,并自觉不可超越。书中末尾老鹿王辞别斑比之后说了这样的话,“大限将至,我们都是独自一人。”自此,斑比循着老鹿王的常规化生活在明、灭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其实,宇宙间所有的一切在显兆一个属己的自身时,最终的陨落轨迹似乎是一条看得清明的康庄大道,尤其是处于同时代洪流中的人们。在《小鹿斑比》整个故事情节的设置中,这样的康庄大道正是应验在了斑比的身上。齐泽克在《斜目而视》中写过类似的经验,他用巴门尼德的“太一”哲学对这样的情节进行辩证,斑比有属于自己的实体,不过他内对外的需求是过剩的,尤其在对老鹿王的敬畏与模仿中达到内对外的过剩后的无有价值上的某种极致。

二、“大限将至,我们都是独自一人”

这是老鹿王说给小鹿斑比的话,而且这句话经常在其余地方看到,比如在出版社制作的推荐宣传卡片上、在书评区阅读者的摘录留言中、在我内心里不断重复的吟哦声中等等。这样一串嵌入书页实体中的明珠是如何抵达众生相中的呢?

这句话本身即是对自己彻底被表达后的终结,它是一个影子,是某种具有哲学意味性质的影子。不管推荐宣传的卡片、书籍的评论区,还是我自己的心底都存有一个实在的“空洞”,从此端到达彼端除乘船这位实体渡河这一虚指之外,仍有很多如传递、闪现、浸透、粘贴与复制等多样化的形式。而这句话是以句子客体的本相存在着,它既是书页的实体也是自己被叙说的实体,并以映射的形式简单直接地进入众生相中,这个过程与在外科手术中植入另一颗心脏或其他器官时相似。

倘若将诸如此类的明珠实体推及到日常中来则有不可小觑的是损非益,比如书画新生刚入此门时的临帖行为、编写教材为国家储备适合的人才行为、根据神的原初形象为信众提供各种便宜的行为、因立场相异而否定某个政体或国体的行为等等。实在界中可填补人群内心“空洞”的物事实在太多了,果真以直接映射的形式去执行的话,其间在所发生的物理融合与对抗中会生出很多虚指的繁衍体,而这些虚指的东西对自在的实体是有损的。

损之又损继而是作混沌一体,映射霸占的过程与“递”“渡”“浸”等动词意向的发生是十分迥异的。在食用这几味动词的时候,并非是客体的外在与实质同时直接对其主体性的实体进行填补甚至碾压式上对下的侵伐,而是一种可适度的对话与呈矢量化式的协商作为。

故事中的斑比采取的是前者式的做法,这也是我们多数人能接受的社群生活技能。人群内在甚至外在的“空洞”实在过多,比如前几日我在沿街散步时因夏日已到的缘故,一路走来有三四位女性擅长且喜欢根据上衣的底部部分的款式,露出自己光滑白净的小腹,这与老鹿王时而暴露行踪的行为其本质与她们无异。外在的显露即是对内“空洞”的积极反馈,这是实体对实体存有需求的映射霸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