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后感大全 / 《四象》读后感2000字

《四象》读后感2000字

本文发表于2021-6-514人浏览

《四象》读后感2000字!

作者:苏更生

阅读梁鸿的新作《四象》并不是件轻松的事,在日渐微弱平易近人的叙事语言中,作家梁鸿这一次做了一个巨大的挑战,用全新的语言,而非叙事来写一本小说,语言罕见的清澈,狂乱中包含力量,如果读者能够接受这种语言的张力,有一点耐心,就能从语言背后看到叙事,看到故事,看到三个亡魂穿越到了人间,和一个精神分裂患者,搅乱人心的反穿越故事。

位置依然在梁庄,梁鸿的梁庄。

韩立阁:百年前的留洋军官,曾担任县长,回乡时惨遭报复,自己和家人被杀,戾气极重,想带着百万亡魂回到人间,进行复仇。他是强劲的仇。

韩立挺:基督教的长老,活到九十余岁,可是他软弱,善良,看着自己的教堂在百年前被烧毁,里面的教众像油一样被烧完,他还是活了下来。他是软弱的善。

灵子:无名少女,纯真的13岁女孩,无名无姓,不知年月死在梁庄的路边,家人从未来祭奠。她是莫名的纯真。

这三个亡魂,意外地发现了通往人间的出路,就在一个得了精神分裂症的小伙子身上。韩孝先,本事高考状元,IT行业,前程无忧,却因为感情受阻,意外疯癫,有了被迫害妄想症,又被人埋到地下,才意外看见了这三个亡魂。

一个凡人和三个亡魂相遇,除了灵子,每个人都怀着目的,想要借彼此来实现自己在人间的目的。

正是因为如此奇特的设定,作者在叙事语言上也做了特别的处理,四个人的声音、念头、想法轮流出现,支撑叙事,叙事藏在每个人的言语里。每个人叙事地转换特别的迅速,几乎是一个段落内就有两三个人在说话。如果没有足够的耐心来分辨,很容易被声音遮盖了叙事。

所有的穿越故事,是一个现代文明如何看到古代文明的过程,而《四象》的反穿越,是过去的文明,县长自治和基督精神如何看待现代文明的故事。梁鸿在书出版之后,也在接受采访时说到,这是对现代人精神状态的探索和写照。

在三个亡魂的帮助下,韩孝先,一个精神分裂病人,有了通灵的能力。来访的人络绎不绝,人们试图知道自己死去的亲人在地下过的是否还好,人们想要知道如何保住平安富贵和权势。这样灵验的大师,时间久了,自然会被送往当地权力的中心,县长面前。

这是韩立阁的目的,接近权力,操纵权势,实现当年未尽的政治抱负。韩立挺的目的是帮助人们,抚慰他们空虚的心灵。而灵子,纯洁的灵子没有目的,只想问问来的每个人,问问有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他们从来不来看自己。

三个亡魂和一个精神病人,竟然一步一步,从乡村走到了寺庙、走到了县里,走到了省城,韩孝先从精神病人成为了上师,神医,权贵名流,争相与之交往,只是为了得到一点,让自己如何过得更好——拥有更大的权力、获得更多的财富。

这是梁鸿对现代文明精神生活的担忧,人们因为什么都不信,所以宁愿相信虚无,相信一个号称能看到过去世界的人。人们渴望得到并不真的是亲人的消息,而是从死者口中得到更多利益。

这不是一个值得拯救的世界,于是只有各类心怀鬼胎的人和鬼,没有英雄。

这种心态被亡魂利用,而韩孝先又利用亡魂,想要实现自己的目的。他的女朋友娟子,在他的口中,因为嫌贫爱富,抛弃了他,成为了自己上司的妻子,他想要再见到娟子。在这里,因为韩孝先是精神病人的关系,他的叙事充满了不稳定,不确定,他口中的娟子是如此。可是在他朋友口中,娟子和上司并非如此,而是为了他生病入院的事日夜奔忙,想要救他。

最终,当韩立阁的目的快要实现时,却被韩孝先倒打一耙,彻底埋入地下。在这里出现了故事的最高潮,韩立阁带着地下的亡魂,想要突破生和死的屏障,带着百万灵魂回到人间,把这世间的秩序彻底改变。可是他发现,他做不到。亡魂悲戚,日夜呼喊,但是无人能听到。曾经能够听到的他声音的人,韩孝先,也背叛了他。

当生者开始背叛死者,死者也会离生者而去。有了钱,发了财的韩孝先,他从一个通灵者,似乎真的变成了一个骗子。但是又并非如此。他积攒下来的钱,却最终为韩立阁及一切试图僭越时间秩序的人设置的障碍,他修建了一堵高墙,将所有的亡魂紧固在地下,当他再次回到地下,亡魂想要吞噬他的时候,韩立阁又一念之间,拯救了他,将韩孝先推到地面上,自己被亡魂吞噬,彻底阻隔了生与死之间交流的可能。在此,韩立阁最终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生者和死者都在无意间,又重新恢复了人间的秩序。韩孝先自毁听力和说话的能力,于寂静之中做了永恒的守墓人。一切闹剧落幕。

这是个很疯狂的旅行,三个亡魂带着一个疯子,如何在世俗的世界里实现自己的目的,而最终又如何被生死的屏障所阻隔。只有灵子,没有目的,或许她的纯真里,某部分就是遗忘。因为没有人记得她,因为没有人挂念她,她作为死去的人才会如此孤独。

人们会死亡两次,第一次是肉体的死亡,第二次,是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消失。而梁鸿在这本小说中试图做的,就是不想让死去的人被遗忘。梁庄,这个小小的地方,有多少亡灵呢,有多少记忆正在被抹掉,作者所做的努力,其实是一个疯子的努力,试图让生者记住死者,让死者发出自己的声音,于是才有了这个亡灵穿越到现代的故事。

这种努力,显得极为可贵,故事中的委屈、疲惫、焦虑、委屈随着喷薄而出的语言一股子涌到了故事里,似乎语言只是阅读小说的工具,而在这本小说里,还有一种渴望透过文字,通过气息和读者交流的渴望。如果你能感觉到,那么这这对你来说,就是一本绝佳的小说。